得墨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季溪顾夜恒逢场作戏 > 第一百二十九章:最难舍的痛就是我爱你。

第一百二十九章:最难舍的痛就是我爱你。(1 / 2)

云慕锦录音笔收录的是两个男人的声音,有一个声音季溪十分熟悉,那是母亲后来的情人陈豪。

"季晓芸跟夏月荷以前可是非常要好的姐妹,我告诉你,其实那个有钱的男人一开始认识的是季晓芸,后来是夏月荷用手段自己搭上了线然后把季晓芸给撇开了,要不现在飞上枝头当了凤凰的就是季晓芸了。"

"那季晓芸不是挺恨夏月荷的?"另外一个陌生的声音问。

"这恨不恨得不好说,反正后来夏月荷还挺照顾季晓芸的。对了,那个姓顾的年轻男人,也就是夏月荷的继子到安城来的时候,还是夏月荷告诉季晓芸的这个消息的,他住在金湖湾酒店的房间号也是夏月荷告诉她的。"

"这么说四年前季晓芸把自己的女儿买给一个老男人是场戏?还是跟夏月荷串通好的一场戏?"

"是不是串通好了演戏这个我就不好说,反正这个夏月荷多多少少是欠季晓芸的,再说了这事对夏月荷又没有损失。"

……

后面的内容季溪不想再听了。她关了录音笔。

"所以您拿这样过来是想让我承认吗?"她问云慕锦。

"这还需要你承认吗,事实摆在面前。"云慕锦把玩着手上的录音笔,似笑非笑的看着季溪。

季溪喝了口水,说道,"录音笔里的男人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这种人只要给钱你让他怎么编他就会怎么编。"

"你的意思是他说的这些都是我让他编的。"

"可能您没有,但是您无法证明,还有这个男人知道您跟夏阿姨的关系,所以他很清楚什么样的故事可以卖给好价格。"

云慕锦笑了笑,她收了录音笔站了起来,轻蔑地看着季溪,"我不想跟你多费口舌,你呢现在是章慧玲的助理,我给她个面子暂时不会把你跟你母亲做的这些龌龊的事情公布于众,但也请你认清现实,不要枉想着一步登天。"

说完,她离开了咖啡馆。

季溪纵然是不相信事实是这样的,但是她也知道云慕锦既然这么短时间能收集到这些东西,这足以证明她是这样想的。

看来顾夜恒说的没有错,他的母亲云慕锦不是一般的狠角色。

但事实又是怎样的呢?

找夏月荷去力证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她也是当事人之一。

如果这事闹到顾老爷子哪里。最后说不准会殃及到顾谨森。

季溪想到母亲的那本日记,对,也许母亲的那本日记里有事实。

她连忙奔回家,从柜子里拿出那本带锁的日记本,这时她也顾不了这是母亲的遗物,拿出工具房把锁给锤了。

母亲的日记写的很杂乱,有时候东一句西一句的,感觉像是喝多了酒写的。

不过在季溪高考结束后母亲确实写了一段话。

"我也应该为季溪打算打算了。"

"我找夏月荷借钱,跟她说季溪考上了大学,没想到夏月荷拒绝了我。这个女人,算计了我跟顾大哥,现在还摆出一副清高的样子。算了,我自己再想办法……"

"……顾大哥的儿子到安城,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兴奋不已。我守到酒店外面守了两天才看到了他,他长的比顾大哥还要帅气几分,听说他已经二十六了,大季溪八岁,正好。"

"今天那个女人来找我,说我们家季溪勾引她儿子,还说季溪鼓动她儿子私奔。我打听了一下那个女人家里条件不错,季溪要是真跟那小子好上了,以后也能过上好日子,只是那个女人不善良说话又难听,还是算了。"

"我合计来合计去最合适的还是顾夜恒,他可是顾家的长子,季溪要是能跟他认识然后嫁给他,那季溪就是夏月荷儿子的大嫂。哈哈哈哈,夏月荷可能做梦都没有想到,我季晓芸有一天也会母凭女贵。生儿子有什么用!"

"那个女人给了我十万说是有人要买季溪的第一次。那个女人的心思我懂,她就是想把季溪变的不值钱让她儿子死了心。我答应了,我也想让她儿子死了一个心,季溪可是要做人上人的,就她儿子还配不上。"

"这几天我一直暗示季溪,还故意把水果刀放在显眼的地方,季溪也不笨,她把刀揣到了身上,很好。"

"我今天去观察了一下顾家那小子住的房间,然后订了他左手边的客房,为了安全起见我把对门的客房也订了。我必须要保证季溪跑出来求救时敲的是他的门,只是我担心她会把人捅死。为这事我还特意问过陈豪,他说那么短的水果刀只要不对着心脏捅。一时半会死不了,这我就放心了。"

"今天我很兴奋,一切都非常顺利……"

……

季溪看到这里再也没有勇气往下看了,她把日记本放下有些头疼的按住了额角。

还一切还真是妈妈精心设计的一场戏,只是全力出演的她并不知情。

看来那个叫陈豪的男人并没有编故事。

只是现在怎么办?

把日记本拿给云慕锦,跟她说自己并不知情?但是这种解释有用吗,因为就算没有这些事,云慕锦也不会对她多一分的好感。

季溪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这时,顾夜恒的电话打了过来,问她跟袁国莉见面聊得怎么样,"要不要晚上喊她出来我们一起吃顿饭,我看你最近胃口一直都不好。"

"不用了,我跟她分开了,我现在在家里。"

"家里是指?"

"华府这边,你呢?"

"在公司,魏清玉的辞呈递了过来,老爷子在问责。"

"魏清玉想要辞职,老爷子为什么要问你的责?"

"因为魏清玉的辞职报道上写着是因为我不相任他,他才想要辞职。"

"这个人还挺有意思的。"

"是呀,所以这份辞职报告还批不了。"

"你的意思呢,你想让魏清玉离开安城分公司吗?"

"你想听真心话?"顾夜恒问。

"嗯。"

顾夜恒毫不掩饰地说道,"是的,我不喜欢这种玩手段的人。而且我跟你说过,魏清玉跟夏月荷的关系有些微妙。我说这些话你可能不爱听,因为你跟顾谨森之间有一份恩情在,但是他们母子确实在背后做了很多手脚。"

顾夜恒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其实我是真的不在乎恒兴集团最后由谁继承,因为这并不是我的公司,如果夏月荷跟顾谨森像他们表面上给人看到的那样安分,我可以把公司拱手相让,但是他们越界了……"

季溪突然想到之前顾夜恒跟她说起的一件事情,那就是顾夜恒的父亲到安城调查核心业务分包的事情时,第二天就意外地出了车祸,而后来这件事情就变成了顾夜恒的父亲默许。

这四年来顾夜恒其实一直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但是碍于一直找不到确切的证据。

所以季溪相信顾夜恒说的是真心话。一开始他回帝都接手恒兴集团确实没有打算把这家公司据为己有,要不然他自己也不会开一家娱乐公司。

但是现在安城这边的手脚越来越不干净,而且还是他在当家的时候,他怎么可能容忍这些事情的发生。

这一刻季溪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她要帮顾夜恒做一次选择。

"夜恒,恒兴集团本来就是你的,你没必要为了谁把它拱手让给别人,相反的你应该把恒兴牢牢地握在手中。防止任何人打它的主意,这是你的使命。"

"你在跟我打气吗?"

"是的,因为我希望我爱的男人目光坚定目标明确,也希望我爱的男人能站在金字塔的最顶端,所以那些能左右你的事情还有人,我会帮你清除的。"

"你?"

"嗯,别小看我。我狠起来连自己都怕。"

顾夜恒笑了。

"顾夜恒!"

"嗯。"

"我今天有没有跟你说我爱你?"

"没有。"

"我爱你!"

"我也爱你!"

第二天,大年初七,新年初始的第一天,所有上班的人脸上都挂着喜庆的笑容,见面第一件事自然是道一声新年快乐。

只有章慧玲敏锐地感觉到季溪的心不在焉。

"你是不是有心事?"在季溪送文件进去的时候,章慧玲问。

"没有。"季溪回答的没有一丝底气。

章慧玲了然地笑了笑,"看样子是有,我能猜一下吗?"

最新小说: 残妃有喜:傻子王爷又掉马了江月梨萧锦寒 重生千金:千年首席大人 林朔阳许沐晴 江月梨萧锦寒 龙门兵少林霄叶慕晴 重生影后有点萌叶繁厉司琛 末日码农 南辰小说 楚先生,别来无恙楚时光楚靳萧 楚亦媛斯天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