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质问(1 / 2)

睦州之内,冷初辰几乎是在发现初颜不见的时候,就开始全城搜捕封布言,并将封父吊在城楼上了。

他虽然打算原谅初颜了,但是没有说允许初颜逃跑啊。

好个初颜,被关在沐王府里,还有办法和外人通信。

她要离开,找过黑衣人,找过封布言,就是不会对他冷初辰明说吗。

不惜劫持沐儿,火烧沐王府,就为了逃跑?

冷初辰莫名生气。

可真是机灵,可真是聪慧。

就差心机深沉,心狠手辣,就差不多可以与他冷初辰一较高下了。

就这么半天了,他冷初辰都没在自己的地盘上,找到一个叫做初颜的人。

她很能藏。

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既然是和封布言在一起,那就好办啊。

封布言敢跑,敢不顾他父亲的性命跑吗。

他只要回来,那就好办。

冷初辰决定这次用笼子将初颜关起来。

就这么想离开睦州,离开沐王府?关了她一个月,都这么安静,还以为她知错了,安分了呢。

却原来,是在他最最松懈的时候,趁机逃跑。

还成功了。

冷初辰不知是该为了初颜的这份机智,而高兴,还是生气了。

“封布言不会躲多久的,他不会眼睁睁看着他父亲饿死在城墙上。”付龄道,也算是安慰冷初辰。

他看得出,自从知道初颜不见了,冷初辰十分烦躁。

“爷也不必对一个初颜多加在意。扔那一个月时间,不也不闻不问的,没什么事儿吗。”付龄似是不经意开口,意在探究冷初辰的心意。

冷初辰微微皱眉,怎么感觉付龄是在责怪他,这一个月都没理会初颜?

“本王处理睦州事务,又要追查劫持沐儿的黑衣人下落,哪来的那么多时间理会一个下人。”冷初辰解释道。

似是解释给付龄,也似是在宽慰自己什么。

“是啊,一个下人而已,丢就丢了吧。”付龄道。

付龄是见过初颜被折磨的惨状的,他还以为是王爷默许了呢。

如今看来,王爷并不知情。

而若是初颜被寻到,见到那样子的初颜,怕是沐王府内不会平静了。

至少王爷与木小姐,起码要吵一架。

既然走了,就走的干脆一点儿吧,不然定会成为木小姐与王爷之间的阻碍。

但付龄的期盼,似乎没有成真。

因为封布言被抓到了。

封布言舞文弄墨还成,强词夺理,也勉强凑合。

但是躲避追兵,是真没经验。

他家就在那,他心里就觉得家里是安全的,总在附近晃悠。

还能不被抓?

“初颜呢?”封布言没见着旁人,隐隐有些失落。

封布言大松一口气,没抓到初颜,他这番冒险就还算值得。

“我从来没见过初颜。她不是一月前就离开了吗?”

你沐王府选择隐瞒,如今却来问我,我不知道啊。

封布言这副样子,激怒了冷初辰。

“你敢说你今日来沐王府,不是为了找初颜?”

封布言不敢说啊。

所以不说话。

“是谁,告诉你初颜在沐王府?”

“初颜果真在沐王府,那你为何要说她已经离开?”你有问,我也有问。

最新小说: 柯南之总有人想谋害我 我在全职法师世界想要稳健发育 纵横宋末 千叶咸鱼传说 这岛国的画风太中二了 唐朝好太子 火影从鸣人开始的次元聊天群 帝国从城镇中心开始 病娇大佬是绿茶 冷酷秦侯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