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阴谋(1 / 1)

冯若月赶回冯府,娘亲魏氏正坐在铺着大红猩猩毡的暖榻上,吃着醉仙楼送来的拨霞供,一点不像有病的样子。

“娘,你没病?你戏耍女儿?”冯若月神情不悦,抱怨道,“外面冷得要命,女儿手炉都没拿,快要冻死了。娘倒好,在这吃着兔肉,把我当猴儿耍。”

“小点声,你这毛躁的性子,不知随谁。”魏氏放下筷子,命人给屋内添炭火,指着食几上早早添好的碗筷,道,“做戏自要做足,不是大冷的天,苏家夫人怎么会相信我病了。你过来坐下,跟娘一块吃些,驱驱寒气。”

冯若月哪有胃口吃东西,“爹爹呢,白妈妈说爹爹把沈荷接回来了,还修新院子给她住。女儿在苏家像在火海一样煎熬,你们,你们拿话支吾我,转头,疼那个病秧子去了!”

白妈妈亲自来添炭,添好后,在魏氏身边低语,魏氏道:“让她老娘给她端一碗汤去,你去盯着,看她喝光再回来。”说罢,提起帕子拭拭嘴角,看着女儿。

“月儿,你爹的心生偏了,为娘却没有。”

“这么说沈荷回来的事是真的!”冯若月情绪激动,大感委屈,“病秧子居然还没有死。呵,爹爹往日说疼我爱我,全是骗人的鬼话,她的新院子在哪头,今夜我非烧了不可!”

魏氏叹气:“臭丫头,她的院子离这里没多远,你烧她的院子,火星吹过来,你娘跟着陪葬。唉,我素日如何教你的?为一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事扰乱自己的分寸。大呼小叫若是顶用,我生你时,恨不能给你一身嗓子。你如今是苏家长房嫡子的正妻,何等体面,快快闭紧嘴巴,改掉你的毛病。”

冯若月冷笑:“合着娘大冷天骗我回来,为的不是救女儿脱苦海,而是教训人一场。早知道,我何必赶过来,受这趟子气。”

“对谁呢,我可是你亲娘。”魏氏扬声道。

女儿赌气扭过头,魏氏哼了声,“不扯闲话,娘问你,这段日子你可有照着娘教你的,好好哄姑爷?”

“不准你喊他姑爷!”冯若月杏眼瞪大,出言抗议,“我按娘说的去做,傻子对我千依百顺没错,可他始终是傻的。娘下一步打算怎么办,何时能去求舅舅,求大公公帮帮我?”

“求什么,你在福乐窝里还不知足。”

“福乐窝?和一个傻子同床共枕,天天请安奉茶,娘说苏家是福乐窝。呵呵,我知道了,不止爹不疼女儿,娘你也变了,你们想眼睁睁看女儿去死。”冯若月眼里冒火,语气咄咄逼人。

魏氏靠在泥金红绣毡枕上,冷着脸:“喊坏嗓子,疼的是你自个。犯不着想话来驳我,听着,夫妻之间相处之道,最好莫过于视彼此是宾,是客,你敬敬我,我敬敬你。你爹,外人瞧他好性儿,其实,他一肚子倔强脾气。天下哪有完美无缺的男人,我若不懂这个道理,你爹和我早和离八百回。姑爷的傻不是坏事。”

“娘说得轻巧,我爹又不是傻子。”

“稍有些脸面的人家,哪一户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选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做儿女亲家。说难听些,叫盲嫁,哪怕天子脚下的公主郡主,成亲后,发觉不如意的,多到数不过来。你这急躁脾性,内里没个谋算,不嫁苏家,换作任何一家,新鲜劲过去,哪个男人能甘心日日受你欺负。姑爷是傻,可是他任你摆布,你哄孩子一样哄好他,让他往东他不往西。苏家的富贵,比真金还真,有他爹在,以后没准能得个荫封。造化再大些,燕王登基,他爹加官进爵,那爵位还不是他的?这两点,你想想,姑爷比多少男子强。”魏氏道。

冯若月听至此,低头思忖一会儿:“娘,他一点不像夫君,像……像个弟弟,又痴又傻。苏家关着他,不让他轻易出门,就算见客,说得话,做的事,一一要先演上几十遍。现在,女儿陪着他演,陪着他们苏家做戏,女儿成了戏子。你们不打算为我求和离了么,女儿真的不想嫁给这样的人。”

“你想嫁给谁,姓齐的那根穷骨头?月儿,你身上随便一件东西,够那野种子吃上十年哪,你跟着他,只有受穷的份。”魏氏招女儿来身边坐,笑了笑,“苏家关着姑爷,不让他见人,这是好事。你日日跟他同吃同住,很快,他会依赖着你,心甘情愿听你的摆布。做戏能换来富贵,甚至是诰命,做戏有什么不可以。再说,这叫手段,不叫做戏。”

“哦,爹爹和娘舍不下苏家的富贵,想牺牲女儿终生幸福。”冯若月想想齐映那张脸,啜泣道,“女儿不是非要嫁他,世上有多少改嫁的女子,为什么我不能和离?娘说过,京城当朝两位大官为争着娶一个寡妇,闹上公堂打起官司。女儿再嫁而已,还比不上一个寡妇?”

“那个姓柴的寡妇家产雄厚,抱着她,抱着的就是金山银山。若不然,谁抢她。”魏氏摇摇头。

铜锅内热汤沸腾,不停翻滚,靠的全是锅膛里的红炭。女儿还小,看不透,不敲打敲打,不行。

“你父亲和我,挣扎多少年,挣出这一番家计,让你能十里红妆,风风光光出嫁。女子陪嫁不属于夫家,说是这么说,大宅的门一关,好几箩筐理不清楚的烂账。花用儿媳嫁妆的假富贵人家,也不少。先不说你爹榆木脑袋能为你找来什么好姻缘,万一,摊上这种人家,赔上嫁妆不说,千丝万缕的婆媳妯娌关系,喜新厌旧的夫君,你能应付多少?”魏氏说得喉咙都干了,叹了口长气,“你爹要是个傻子,我倒乐得轻松。”

冯若月像被说动,无话反驳,母女俩对坐着,涮兔肉用晚饭。

饭毕,撤走食几。魏氏教女儿明早回到苏府,向苏夫人求个恩典——苏家出帖子,送到方神仙家中,请老神仙登登冯家的门。

冯若月一头雾水,问:“娘,你是不是真的病了?”

魏氏呷口茶,笑道:“你娘我身子好得很,无病无灾。请老神仙来,是给沈家小贱人把把脉,治治身上的老毛病。”

爹爹请不动告老还乡的大内医官,想到她这个火海里的女儿,要她拉下脸,去求人来给沈荷治病?冯若月火气上涌,恨不得把茶盏捏个粉碎,厉声问:“爹爹疯了吗!”

最新小说: 我成了霸总亲闺女苏萝霍廷衍 施落卫琮曦 封少,夫人马甲又掉了云曦封辞 纪南珂厉莫寒陆霁北 绝世萌妃不能惹蓝妖妖夜绝影 慕雅静郁少谦 周天张小玉 重生系列回到明朝当皇帝 蓝妖妖夜绝影 骆风棠杨若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