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腊月(1 / 2)

腊月降雪,冯府这日来了个稀客——淳县县令,曹景春。

曹县令五十大寿,登门亲送拜帖邀请冯老爷,还特意提到齐映,多次表示希望冯老爷能带上齐映赴宴,盼望再见上一面。

冯泰十分惊讶齐映能有幸获得曹县令的青睐,当面询问曹县令。曹县令解释,这位后生与他志气相投,犹如忘年之友,愿保荐齐映上秀州的官学。这番说法,让冯泰更加不解。

前院送客后,魏氏得到消息,匆匆赶到荣青堂追问个不停,听了,又板起脸:“我说呢,早起乌鸦叫唤,准没好事。小小的蚁子官,想登门攀亲,不掂掂自己斤两,想想够不够格。这人被贬好几次,贬成个小县令,已经永无翻身之日。他满口狂悖的话,发了疯,什么都敢往外说,老爷万万不能跟他沾上关系,免得日后惹一身臊。还有那野种子,上官学能上成进士还是状元,他没那命。”

与曹县令那等轩昂人物谈完话,冯泰如沐春风,再听夫人粗鄙言论,不禁生叹:“何来的乌鸦。夫人,管好你自己罢。”

受邀之事,齐映亦大感意外。来报喜的小女使红着脸刚离开,同屋三个护院哈哈大笑,一会儿叫他齐状元,一会儿起哄要拜他,拿齐映取乐半晌。

真正为此事高兴的,另有其人。

竹意馆中,周嬷嬷惶惶不安,喜忧参半。想着给侄儿买身新衣裳,打扮地齐楚些。又想,县令的寿宴,在座宾客会是些什么人,侄儿不大会说话,能不能应对得体。满屋踱步,自问自答。

沈荷抿唇一笑:“嬷嬷,你晃得我眼晕。其实,嬷嬷不必紧张。曹县令孤僻桀骜,这么一个人,能舍下颜面上门相邀,足以证明他赏识齐映,不是妄言。齐映有真才实学,穿的衣衫好与坏,没有所谓。”

“我家哥儿呆呆傻傻,是个老实头,那个好官怎就看中了他,还肯推荐他去上学。”周嬷嬷虽这样说,眼角全是笑意。

他才不呆傻呢,沈荷心底暗暗笑道。回到冯府后,好久没见过齐映了,不知他好不好,得知这个消息,开心不开心。她掀开被子,趿上鞋,小步子哒哒地跑到灯罩面前,像个没大的孩子。

周嬷嬷忙忙取来衣裳为她披上,见她脸上泛着浅浅红晕,问了问。

沈荷错愕,她脸红了吗?哦,许是炭火太旺,熏的。

雪停了,风止了。云散月出,雪后的月光格外清冷,一弯如刀高悬夜空。

离曹县令的寿宴还有两日,冯泰经过一夜思量,决定备份厚厚的礼,天刚亮,便命人送到淳县衙门。

礼提前到,表示人不会到。他家与苏家有亲,夫人大伯父乃是大内内官。应邀同席之事,还需慎之又慎。夫人说得有理,他虽敬佩曹县令的学识,但曹县令出言不慎,以下犯上,绝非是个能结交的人。一步险棋,不走也罢。

冯老爷态度明显,不可能应邀赴宴,齐映也去不得了。

于他宠辱不惊的脾性而言,去或不去没有分别,只是周嬷嬷很失望。

多好的机缘,有官员作推上官学,好过在大宅门里自个用功。而且侄儿三不五时充作冯府车夫、马夫、或跑腿,分去许多精力,不能好好读书。说到头,形势强过人,冯家屋檐下,姑娘尚艰难,她一个老婆子,人微言轻。除了可惜,没有法子。

沈荷忽然提出要妙清观内供奉亡母牌位,焚经做法。冯泰事忙不能同去,只得手抄一份离苦得乐的经文要她带去同烧,千叮万嘱,命元福多派人手同行。

正是曹县令举行寿宴当天,天飘着小雪,一大一小两辆马车使出长明巷。这次随行的人里有元福的大儿子元平,小元管事是个练家子。两个妈妈,两个护院,均和魏氏不沾半点关系。

车子行进着,室内微微轻晃。

最新小说: 慕雅静郁少谦 纪南珂厉莫寒陆霁北 我成了霸总亲闺女苏萝霍廷衍 蓝妖妖夜绝影 重生之辣媳当家 施落卫琮曦 重生系列回到明朝当皇帝 绝世萌妃不能惹蓝妖妖夜绝影 封少,夫人马甲又掉了云曦封辞 周天张小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