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惩治(1 / 1)

元福取来麻绳捆住两人双手,一齐押到正屋的踏跺下跪着。

“人捆来了,请老爷示下。”元福道。

抬眼望去,冯老爷坐在太师壁前,略弯着腰,两手搭在膝上,神色不愉。

“元管事,她动手打我,扯上表小姐乱骂一气,不信可以问问周嬷嬷。”雪儿呜呜哭个不停,梨花带雨,身心其实全在冯老爷那。

元福示意范嫂,范嫂上前重重拍打雪儿一下,压低声道:“有没有规矩,主子没问话,不许你喊冤。为表小姐养病,院子清清素素,没人有胆子大声喘气。你两个没眼珠子的,吵架拌嘴,惊扰到主子,再不闭上嘴巴,我有得是办法让你闭上。”

“呜呜呜呜。”雪儿没话,软歪着身子哭。筝儿只顾暗喜,还不知道自己也要大祸临头。

“乌烟瘴气。”冯泰吐口胸膛的浊气,看向沈荷,“纵然你舅母送来的人。不堪用,直令她领回去。留在院中,妨碍你静养。”

“她们是舅母身边得力的人。舅母垂怜我,割爱送过来,我尊敬还来不及。今日,她们一时糊涂动蛮,若在我这得到责罚,恐怕伤了舅母的心。非责罚不可,也该问过舅母的意思。”沈荷为两人解释求情,亲手碰上梅娘做好的茶。

茶香四溢,闻了舒畅精神,冯泰端起茶:“你舅母不如你识人善用,你带回的厨娘不止饭菜可口,做茶也好。”说着吃口茶,味道不大对,北苑的万春银叶不是这个滋味,便问:“舅舅给你的茶怎么不拿来喝,那是进贡的好茶。”

在半坡村喝的一碗粗茶,过多久了,苦味还抹不掉。回府后,冯泰给外甥女送的第一件物什就是茶团,还是小舅子拿来孝敬他这个姐夫的上贡北苑好茶。烧水用的好瓷瓶、茶籝、茶盏、十二先生、一并送过来,略作弥补。他旁的还好,只有舌头刁钻,瞒不过去。

“舅老爷,这茶也算好的了。你送的好茶,姑娘自个还没福气喝上。”周嬷嬷道。

许是外甥女在外的日子不好过,养成用物过于小心的毛病,冯泰道:“为何不喝?不要可惜藏着,若喜欢,舅舅还能给你寻来。”

周嬷嬷挑明道:“姑娘心眼实,忽然有两个伶俐的人来服侍,得罪不得,给一根鹅毛还怕累着。老婆子自作主张,让她们看看茶笼,洗洗茶具,干些轻松的活。哪知道,看着看着,茶没了,盏碎了。舅老爷送的好茶,只剩下一些渣子,姑娘舍不得丢,还命我留着。”

“岂有此理!你舅母千挑万选,选来两只蛀虫。”冯泰置下茶盏,茶汤撒了一手,在椅子上气得索索直抖,“你已然知道,为何不跟舅舅说。”

沈荷默默低下头,更显她可怜软弱,受恶奴欺负不敢吱声。

冯泰放下调子:“后宅归你舅母操持没错,但你再孝敬,不必自己忍气吞声。”

屋外两个额头触底,边磕边求饶。元福高声道:“老爷,再好的茶不能当饭吃。当职十多天,一团茶剩个渣子,有可能是监守自盗。”

冯泰揉揉跳痛的额筋:“不无可能。请个人牙来,卖出去。这样的人,断然不能留在家中。”

两人一个哭昏过去,一个边哭边求,自己爹娘在府上卖命,她不想离开。冯泰一向宽仁,听后迟疑了。若是一家俱在,发卖小的,岂不是弄得他人母子分离,他于心不忍。

“姑娘不要伤心,舅老爷在这,你哭了,他跟着难受。”周嬷嬷道。

忽闻啜泣,冯泰看去,外甥女掩面在哭,口中自责:“我管制不住院内人,负了舅母的苦心。”

“没要紧,发卖去她们,舅夫人还会给你添两个人来,不至于和她们一样爱作恶。”周嬷嬷劝慰。

“免了。”冯泰鼻内跟着酸楚,道,“我跟你舅母院中风水不佳,惯出刁奴恶婢,送来也是麻烦。元福,寻个办法遣散她俩,带我的话,从今以后,不必再往这儿送人。”

元福秉手在外,面带着一丝踌躇,没有立即动身。冯泰撑着扶手站起:“家中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我去,我亲自去。”接着稍稍安慰沈荷几句,提着人,去找魏氏。

人都走后,周嬷嬷合上门,扶着沈荷进内室:“幸好有舅老爷给姑娘撑腰,看那贼妇还能如何折腾。”

沈荷略微抬起下颌,两道泪痕犹在,眼神冰冰冷冷:“最多故技重施,找个替死,甩手撇干净。她仍是大家难当,万般艰辛,防不住小人使绊子的主母。”

不公则生怨,有怨怼必然离心。从外施力,筝儿、雪儿必会抱得更紧。唯有正中靶心的一击,让二人离心,方能点着今日的大火。譬如做茶,耐住性子,沉住气,咬盏必然漂亮。白妈妈派人不察也好,年轻女使心地奸恶也罢,舅母纵有一百个好借口,这一门,永永远远断绝了。

若说适才有何意外之处,当算元福那句突兀的话,沈荷留了心。

周嬷嬷道:“好在忍这些日子,可算发出来,收拾了。姑娘卜的卦一点不差,没有你教老婆子说话,真真儿不知怎么应答。姑娘如何想来的?”

今早两人商量时,她还有点不敢信。不承想,舅老爷听见魏氏再送人来的话,立刻拿定主意。和姑娘计算的一模一样。

沈荷恻然一笑:“吃亏上当得多,自然久病成医。从哪摔倒从哪爬起,总不好一直趴在坭坑里。”

屋内瞬间静默,周嬷嬷拭泪,小声求证:“是不是东屋的贼婆娘害死了夫人?”

舅老爷是夫人的亲兄长,除了魏氏,周嬷嬷想不出还有谁。定是贼婆娘私吞沈家的钱财、夫人的陪嫁,逼得夫人走投无路,投缳自尽。

天色渐暗,残阳投射进来,忽明忽暗。满屋无声的富丽,炭盆扣着铜丝架,盆中银炭堆放,燃上,足够用一夜。住在如此金碧相辉的屋内,似乎不该有烦恼。

金色的日光拂在沈荷苍白的脸上,她默视着窗外,良久,开口:“无论是谁,他都要下到地府,跪在阎王面前,亲诉罪恶。”

最新小说: 我成了霸总亲闺女苏萝霍廷衍 蓝妖妖夜绝影 封少,夫人马甲又掉了云曦封辞 绝世萌妃不能惹蓝妖妖夜绝影 骆风棠杨若晴 纪南珂厉莫寒陆霁北 慕雅静郁少谦 施落卫琮曦 锦绣农女种田忙杨若晴骆风棠 重生系列回到明朝当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