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冯府(1 / 1)

三天后,冯泰如约而至。给外甥女预备的马车内外用油纸封过,严严实实,一丝丝风都吹不进来。车内软垫,手炉,风帽斗篷,具有。

梅娘心知沈小姐出身高门,不想舅舅竟然是秀州城内数一数二的富户冯老爷。冯家财大气粗,规矩不会比扬州官老爷家少,她有些担忧。又想,沈小姐拖着病体救她生天,她不能做忘恩小人,便自请同随。

沈荷将梅娘的事略说给舅舅,冯泰是面善心慈的人,一怜此人可怜,二怜外甥女身子单弱,合口味的厨娘难寻,便答应梅娘的请求。

下人进进出出搬东西,冯泰面带笑容:“家中为你新修了处院子,翠竹成林,百般花卉应有尽有,多些花草,看在眼里心境自然开阔。还有一条鹅卵石道,两边栽种着长青绿树,小桥假山点缀着,很清幽的小院,一点不比月儿的映月阁差。”

沈荷不时点头,待舅舅说完,关切道:“舅舅近日为我的事没有歇好,眼下乌青了两块。”

“不,不关你的事,为你装饰院子舅舅很高兴,没累着。快过年了,铺子年末事情繁重而已。”冯泰摸摸自己眼下,眼袋突出。难怪外甥女这样说,女儿在家两日哭闹得厉害,实实在在折腾一番。与苏家的事,如同一块大石头压在胸口,每日捱到三更天方能睡下,早晨天亮又睡不着。三天瘦了一圈,差点脱相。

元福来报一切收拾妥当,可以启程回府。

冯泰抚掌称好,命周嬷嬷给外甥女披好斗篷,戴好风帽,即刻出发。

天到底冷了,周嬷嬷打个哆嗦,她一路扶着沈荷,眼离不开。姑娘生得白,病着,脸更白了,侧面像是剥壳的鸡蛋。两眼是水洗过的葡萄,又黑又亮,长长的睫毛垂着。猩红风帽一戴,活像是神佛坐下仙女。

阳光好大,并不温暖。周嬷嬷开口说话,往外带白气:“我这身老骨头没个三两重,勉强还能给姑娘你挡挡风沙。”

这一去,不是洞天福地,而是黑泥沼。沈夫人折在冯家,要是姑娘再有差池,她怎么活。十几年,一日日看着长大的小主子,花朵一样的人物,前头是什么,望一眼望不到底。周嬷嬷很伤心,憋着眼泪,步子走得极慢。

“再大的风沙终有停止的一日,嬷嬷,你看,天会放晴的。”

沈荷昂起头,半眯着眼,欣赏着盛大的日光。头上的风帽徐徐滑落,天光洒在她精致的脸庞上,梨涡浅浅一点,病如弱柳,明似皓月。

马车旁放凳子的女使看呆了,表小姐病着还这么好看,如果没病,谁能比过她。

上车时,沈荷飞快望一眼齐映清隽的身影。他牵着马,神色淡然,束发的巾带向后轻轻飘动。沈荷的脸颊泛起红晕,心底涌出一个声音:前路还有齐映,他会和我同进同退。

接送沈荷的马车队伍朝着城中长明巷驶去。

与此同时,在冯府,魏氏换上素净的衣裳,耳珰首饰全部取下,对着梳妆镜,唤白妈妈给她擦去面脂口脂。

白妈妈润湿帕子,上前来服侍:“夫人何必长他人气势,灭自己威风。老爷不过气上几日。沈家那个,你是长辈,她是晚辈,没有哄着她高兴的说法,不搭理她,她还有胆埋怨夫人不成?”

魏氏笑了:“天生的下贱坯子,我量她也不敢。”

“谁说不是。无父无母的孤女,没脚的螃蟹,夫人素面迎她,太过抬举她。”白妈妈道。

“呵呵,你这老货懂什么。”魏氏抹去唇角残留的一点口脂,“菩萨只渡有缘人,她没死在外头,是天意,是老天给我月儿留了人。月儿的婚事我看走眼,今天来一出,一则哄哄老爷。二则,那小贱人以后有大用处。我是她舅母,当着众人面向她赔不是,她心里不情愿,面上总要接受,下不来我的面子。横竖做做样子,为我的月儿。”

“生死簿上一笔快划到头的人,有多大的用处?”白妈妈不解。

她轻哼一声,正要细说,屋外女使来报,说是老爷车马快要进巷了。魏氏摸摸空落落的发髻,目光歹毒,伸手道:“走,迎接我的好孩子。”

马车停在大门外,随车的女使高声道:“老爷回府,表小姐回府。”

门房及车夫们按照规矩纷纷低下头,周嬷嬷开门下车,搀下沈荷。冯泰站在踏跺前,一口一个慢些,又命几个女使上前去扶。

舅甥俩说着话快走到荣青堂,一身素衣的魏氏迈着细碎的步子迎来,说话带哭声:“好孩子,你平安回来了,足见神佛是有的。”

说罢,她捧起沈荷的双手,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地打量。接着,抹抹眼角不存在的眼泪,看似关爱:“一块皮肉没少吧?病好没好?在外的日子吃些什么?病又是哪家大夫看的?”

沈荷颔首:“一切安好,连累舅母记挂。”

魏氏没把沈荷吓着,倒是吓坏冯泰。

“换身来,打扮成这样,眼里没个忌讳。大冬日,你不怕吓着她。”冯泰皱紧眉头,大袖一挥。

呵,魏氏心底冷笑,垂下双手,扮作委屈:“不怨老爷气恼,全怪我治家不严,养出那些眼里没人的刁奴,表面上遵从,暗地里违背,玩弄两面手段。我从娘家带来的三个贴身女使,死的死,嫁的嫁,剩下一个向嫂,看作心腹对待,送荷儿去庄上静养的事交给她去办。月月准备银钱补品,命她带到庄上,问话时她滴水不漏。好天杀的贼贱才,居然哄我。”

周嬷嬷听得生气,道:“舅老爷,初初老婆子来过府上——”

“老嬷嬷,你息怒。”魏氏截断周嬷嬷的话,“近日治理那群刁奴,大棒子打下去,他们才供出你来过的事。有道是管家三年,猫狗都嫌,偌大的一个家,靠我一人调度。我是有千里眼,还是顺风耳。他们表面敬重我,背地里,没有半分诚敬,不然家中不会生出五鬼闹判官的事。”

白妈妈带头跪下称不敢,堂前冯家女使下人,除元福外,顿时跪一地。

好一张颠倒黑白的嘴,周嬷嬷自知败了,魏氏三言两语,撇得是干干净净。

“荷儿刚回来,茶饭一口没吃,你有什么话,明天再说。东扯西扯,搅得人精神不快。”冯泰余气未消,越听越烦躁。

最新小说: 宋少,夫人今天有点怪苏婉玉宋纪淮 噬天龙帝姜天叶无雪 秦锦容侯振铭 舒盼顾绍霆 猛男诞罗军丁涵林倩倩宋妍儿 宋浩天曹嫣然 天骄战王方寻沈轻舞 武道剑修林辰薛灵韵 荣门兕女 傲世狂爸江夜陈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