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翻船(1 / 2)

冯若月哭到眼睛发干,苏夫人很是厉害,她憋了三天,回来见到母亲方能大哭一场诉尽委屈,父亲一个不耐烦的“又”字,听得她烦闷怨恨,直接摔出手里的手炉。

“爹爹不疼月儿了吗?月儿受人欺骗,一生毁了。爹爹去了哪里,这会儿回来,还要教训女儿。”冯若月扑进魏氏怀中,放声大哭。

手炉摔翻,里面烧热的炭块滚了出来,好险,只差一点就砸在冯泰的脚上。冯泰沉着脸,快要发作,魏氏抢先一步,作势打一下女儿的肩头,骂道:“孽障,往哪里摔东西,险些砸中你父亲。”

女儿回头看一眼,扭过头时,泪珠甩出来,看得冯泰心软了:“爹爹怎么会不疼你。新婚有争执,正常不过。人无完人,夫妻之间,应相敬如宾,举案——”

“女儿不要!要我和一个傻子相敬如宾,举案齐眉么,女儿做不到!”冯若月几乎是吼着说出来的。

冯泰略扫夫人一眼,魏氏搂着女儿,脸色不大好看。

“住口。仲昂是你夫婿,你怎能羞辱于他。”冯泰扬声斥责。在自家中姑且算了,如果在苏家,在亲母、苏家老夫人面前,女儿依然不改往昔脾气,把夫婿当下人,随口辱骂,日子岂会好过。虽是高声骂她,实则爱女心切。

冯若月又怎会明白。她挣脱母亲的手,用比父亲更高的声量证明自己没有冤枉谁:“女儿没有羞辱他!爹爹告诉女儿,一个在床上出恭的人,不是傻子是什么!”

冯泰浑身剧烈地一颤,像是受人当心一掌。

无论女儿多讨厌新婚夫婿,断然不会以床上出恭为理由去构陷一个男子。听来多么荒唐,没人会相信。除非,这是事实。

“小声些,你要囔得苏家人听见不成。”魏氏扯来女儿,按她坐回暖榻上。平路跌死马,浅水淹死人,一年来的谋划,全盘毁了,魏氏心乱如麻。她不相信自己费尽心力为女儿争取来的,居然是个深水坑。

冯若月噙着泪,委屈得控诉:“你们把我嫁给一个傻子。”

苏家儿子怎么会是个傻子……

迎亲那日,他和夫人喝过女婿敬的茶,女婿话虽少些,生得魁梧健壮,有节有度,怎么会是傻子。冯泰跌坐到椅上,耳晕目眩,思来想去,没想明白其中是哪里出了差错。

“敬茶时的人难道不是他?”冯泰看看女儿,又转顾夫人。

魏氏索性闭起双眼,苏夫人所说于性命无大碍的小毛病,原来是呆傻,她还上赶子贴上他家,不惜动用大伯父的关系。舍命易个鱼眼珠,让她如何不怨恨。

冯若月哭喊得嗓子沙哑:“是他没错,苏夫人好心机,当他狗儿猫儿一样调教,那个大傻子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在家里和下人演绎过上百次,确保他不会行差踏错。新婚当夜,苏家还羞辱女儿,非让个不死老货站在床头,手把手教他欺辱女儿。爹爹,娘,你们救救女儿。”

顾不得廉耻,冯若月细细漏出在苏家受的委屈。见过齐映,知道世上还有那等俊朗无双的男子,她真的无法面对又呆又傻的苏仲昂,更加无法接受傻子是自己的丈夫。

冯泰霍然起身,魏氏忙问他去哪,他答:“我去花厅,看他到底真傻假傻。”

冯若月颤着牙,哭道:“事到如今,爹爹还是不肯相信月儿,非要眼见为实么?”

“哎,爹爹不是不相信你……”冯泰无奈坐下,心里五味杂陈,撇头悄悄抹去眼角的一星泪。

最新小说: 蓝妖妖夜绝影 绝世萌妃不能惹蓝妖妖夜绝影 重生系列回到明朝当皇帝 重生之辣媳当家 封少,夫人马甲又掉了云曦封辞 周天张小玉 我成了霸总亲闺女苏萝霍廷衍 纪南珂厉莫寒陆霁北 施落卫琮曦 慕雅静郁少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