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舅舅(1 / 1)

冬月十五,是沈荷娘亲沈夫人的冥诞,这日清晨,沈荷带着黄纸祭品,前往城郊东边拜祭母亲。十月初三她来过一回,那时生母的坟茔杂草丛生,墓碑上的朱漆残断不全,孤零零地立于一隅,阴惨凄凉。

今日,她特意备好朱漆,打算亲手为母描字的,却见母亲的墓碑已然修整过,碑上字字分明,上头压着黄纸,贡品堆放整齐,坟茔两侧还移栽了几株矮小的春花树,显然,有人来拜祭过她的亡母。

苏冯两家完婚三日,今天是冯家小姐三朝回门的日子。秀州城中的大街小巷,人人津津乐道苏冯两家的婚事。

不是因为苏家前程可观,而是冯家为女儿准备的奁产委实惊人。冯家随嫁奁租四百亩,银钱十万贯,缔姻五千贯,不算别的,单单这三项,足够叫人瞠目。要知道,寻常富足人家不过十亩田地陪嫁。

十里红妆何等风光,这是让苏家、全秀州的人看清,冯家多么宝贝这个女儿,冯家赚足风光,赚足了话头。

马车经过长桥大街停下喂马,这些话,沈荷听到耳里,心里。

天上闷雷滚过,似乎将要大雨倾盆。到半坡村,一滴两滴三滴,雨势渐渐变凶,噼里啪啦砸在地上。

“姑娘扶着我,担心脚下。”周嬷嬷撑着伞,全身心意放在沈荷身上,没有注意到村里停着一辆朱轮大车。两人走进狭小的巷子,地上积水,没走几步,鞋袜均湿透了。

天阴沉沉地,一道闪电打下,照亮院门外站着的来人。

冯泰头戴东坡巾,蓄着短须,面色憔悴,身形高瘦,有些文人风骨。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提个金漆梅花锦盒。下着大雨,他没打伞,频频调整站姿,借着粗陋的门檐挡雨,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舅舅。”

冯泰闻声转过头,脸上满是细密的雨水。他沉默片刻,举袖擦了把脸,慈爱地笑笑:“荷儿,舅舅回来了。”

天色漆黑,如同暗夜。周嬷嬷点起蜡烛,烧水奉上茶。

黄而昏暗的烛光巍巍颤颤。冯泰垂目,一口粗瓷大碗,里头盛着褐色的茶水,没有半点甜润馥郁的茶香,唯有劣茶的苦涩。家中所用的茶盏多为建窑烧制,偶尔有个跌损缺角,直接恩赏给下人。这样的碗,他从没用过。

“舅舅尝尝,别有滋味。”沈荷柔柔笑道。

冯泰连声答应,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水入口,匆匆咽下。若非说别有滋味,他能想到的,只有一个‘苦’字。

女儿若月见惯家中建窑黑盏,不知黑盏珍贵,学茶艺时,吵着要颇黎制的茶碗。小小一个比金杯还贵,他费尽心思弄来几个,玩两天丢到一旁,看也不看。而自己亲妹妹的遗珠,用这样的碗喝茶,还道‘别有滋味’,他心里不好受。

“这段日子,你受苦了。”冯泰故意睁睁眼睛,恐落泪不成样子,“你舅母做出许多错事,她当着我的面,细说前因后果,到底是她行事欠妥。舅舅今日来接你回去。这里,太过简陋,不宜住人。”

“舅母如何解释?”沈荷眼眸水亮,眼里像是仅有好奇,没有丝毫怨怼。

始料未及的问题,冯泰苦笑着,道:“荷儿,你母亲临终将你托付给我,舅舅一直视你如亲女儿,若月有的,你一应有。这些年,你舅母寻遍名医,汤药当做三餐,还是没能为冯家再添人丁,她心中的槛过不去,见我偏疼你一些,她又无子,怕我亏待若月。因此对你,事事上有些刻薄。她为人母亲,舐犊情深,我不好过分苛责她。”

沈荷垂着眼帘,眼里的光渐渐淡去。

此时,还好马车的齐映回到院内,周嬷嬷唤他来见人。冯泰略瞥一眼,赞一句“愈发周正沉稳”,也不理会了。

齐映退下后,冯泰转顾外甥女,见她不语,又道:“你舅母脾气是专横些,心眼却不坏,这件事上,她受下人蒙蔽。原是打点好东郊的庄子供你养病,那是她陪嫁的庄子,庄上有山有水,有树有花,打理得极是清幽,且离你母亲百年之地不远,有你母亲庇护,你的病也能好得快些。这番话,是她亲口对我说的。”

须臾,沈荷抬起头,徐徐说:“今日是若月妹妹回门的日子,舅舅本应该在家中迎接女儿女婿。舅母疼爱表妹,想会责怪。”

岂止是责怪,今早大闹大吵一场。

“不妨事,日后多得是日子相见。”冯泰摆摆手,声音里有些哽咽,“荷儿,今日也是你母亲的生辰。”

冯家是书香门第,虽科考不济,但门户上重读书。不论男女,到年纪必要识字。冯父早亡,长兄为父,冯泰兄妹早慧,六岁上同在族中书塾读书。年幼的妹妹冬日怯寒贪睡不能起早,做哥哥的冯泰每日到妹妹房前背着她到书塾,风雪再大,没有落下一日。

沈家迎娶之时,是他亲自送妹妹坐上前往扬州的船,那日晴空万里,帆若垂云。妹婿出世之姿,凌云气度。他站在码头安慰老母,他说,母亲,妹妹以后定会福多寿高,享之不尽……。

望着和妹妹长相有几分相似的外甥女,过去的事走马灯似地在他眼前滚过一遍。

腹内打过稿的话说尽了,冯泰顿一顿,道:“月儿任性,究其根本,是我和你舅母教养失宜,宠坏了她。从前为果子为衣裳等小事,时常欺负你。她出阁后不在家中,你回去大可安心将养身体。荷儿,莫为苏家的婚事责怪舅舅,舅舅有不得已的苦衷,我答应你,将来一定为你相看一户好人家,比苏家更好,送你风风光光出嫁。”

沈荷恻然一笑。她为的,不是苏家的姻缘。她要的,也不是比苏家更好的姻缘。三朝回门,冯家别样热闹,今日是亡母生辰,她不愿去凑那份热闹,还是留予魏氏母女好好享用。

“昨夜我梦见母亲——”

冯泰插言:“你母亲托梦说了什么,可是有我未尽之事?”

说罢,他静默,妹妹的亲骨肉在受苦,妹妹不得安息,正是他做哥哥的未尽之事,何须多问。

沈荷凝视着舅舅的脸:“母亲说她想念扬州,想要回到扬州。”

“这是何意?”冯泰不由纳罕,“不回扬州安葬是你母亲的遗愿,我遵从她心愿方择葬在秀州。她,当真这样说?”

最新小说: 重生系列回到明朝当皇帝 慕雅静郁少谦 纪南珂厉莫寒陆霁北 绝世萌妃不能惹蓝妖妖夜绝影 施落卫琮曦 封少,夫人马甲又掉了云曦封辞 我成了霸总亲闺女苏萝霍廷衍 骆风棠杨若晴 锦绣农女种田忙杨若晴骆风棠 蓝妖妖夜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