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墨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家小姐是病猫 > 第16章 梅娘(3)

第16章 梅娘(3)(1 / 1)

雨停了,天没晴。

周嬷嬷担心梅娘做傻事,拉着她到前院坐着吃口热茶,也想着帮她出出主意。

一碗热腾腾的茶下肚,梅娘脸色不再发青,撩起两袖,告诉周嬷嬷,身上的伤全是黄贵打的。

听得周嬷嬷心疼不已,直摇头。一边给她空的碗里添茶,一边道。“料定你夫君不慈善,没想这样混账。当初,怎么说给他家做媳妇。”

梅娘捧着茶,眼里无光也无望:“俗语总说无谎不成媒,当日黄家远亲的婶婶同我娘在一处做事,把他夸得天上有地下无,我娘信了。哪里知道嫁过来,是这样光景。”

周嬷嬷叹叹,做媒的人一心要讨谢媒钱,不管脏的臭的,只管骗人上当,她们拿钱走人,不理旁的,这些事的确有。问起梅娘家人,她回答老父老母已入土,家里姐姐远嫁,没人了,只有一个堂兄在县里。

看来寻亲靠父母这一步走不下去,周嬷嬷又道:“依我说,到衙门告他去,你身上的伤是铁证,那泼皮抵赖不了。”

梅娘摇头:“说出来您老可能不信,去过县里好几回,衙门不肯管我的事。他这样打我,打得我身上没有一块好肉,看似有罪,到衙门,那些官差不过笑笑,和稀泥地劝一番。我要还告,反说我不守妇道。除非他把我活活打死,事大了,变成人命官司,否则,没人会管。”

“我那侄儿说这县的县令是个好官,可惜你不是本县的人。不如去州里,一状纸告他去。”周嬷嬷道。

梅娘想了想,不失为一条出路。

刚有希望,齐映前来道:“姨母,此法行不通。依本朝律法,越诉不论有理无理,均是要打上几十大板。”

几十大板下去,不死也要剥层皮。周嬷嬷和梅娘对视一眼,各自垂下头。

这样的混账,下死手虐打自己的娘子,铁证在手,还是没有一条路能走得通。不忍见她丧气,周嬷嬷极力劝:“我瞧他那样做派,不定拿不拿得出钱,也许是嘴上逞个能。总有办法的,别往死路上走。”

梅娘点点头,喝过茶回院歇息。

谁也没想到,说好是明日,正午时分黄贵竟然又杀回来,这回,他带足银钱,带足亲戚,连捆人的绳索工具也带来了。

梅娘措手不及,被嫂子婶婶拉着捆住手脚。她们翻箱倒柜找契书,值钱东西一卷,再把梅娘绑上扁担,待她如同等着宰杀的猪。

来的没一个面善,周嬷嬷忙叫齐映去拦住,她先跑到沈荷屋里,让沈荷塞住耳朵,不听那些腌臜话,又匆匆去救人。

黄贵混账一个,好在他的叔伯里有个老秀才,向来敬重读书。齐映晓之以理,几句话说的老秀才心服口服,叫家里儿媳取出梅娘嘴里的布团,不至于太过侮辱人。

梅娘松开口直喊救命,一位尖脸刻薄的女人上前,道:“弟妹,我们做女人的,哪个没挨过几下。夫妻之间,床头打架床尾和。为人妻不是做菜,由不得你拣精拣肥。”

黄家老婶子附和:“怨不得老二要另娶,春花出生贱些,人家肚里有货。你要能贤惠持家,不愁郎君不回头。”

黄贵弟妹也跟着说:“是呀。苍蝇不抱无缝的蛋,女人要是好,你男人搂着你还来不及,哪会出去寻花问柳。纵使二哥找了,二嫂也要大度,和和气气一块过日子。”

梅娘喊得声嘶力竭,同是女人,黄家那些姑嫂,没一个人同情她。

“还是把她嘴堵上吧。”尖脸刻薄的大嫂不耐烦,指着黄贵,“梅娘,别喊啦。看看你家男人,老二模样好,没委屈你,你真是不知惜福。”

“飞天夜叉一个,还敢说是模样好。”

沈荷戴着长帷帽,声若新莺出谷,身姿弱柳一般,行步间秀而不媚。虽然看不清长什么模样,却已叫黄贵等人酥了腿,乱了心,六魂出窍。

周嬷嬷疾步上前走去,担心道:“小心经着风。那些人嘴里不干不净,我扶姑娘回去罢。”

“嬷嬷,不能让他把梅姐姐带走。”沈荷掩唇轻咳一声。她在屋中听得一清二楚,沉下流沙的恐惧,比痛快死去更可怖。

黄贵笑道:“小娘子可是病了?我认得一个好大夫——”

“那便请这位好大夫医医你的疯症。”沈荷直截了当,堵住黄贵的话。

“小娘子骂人真好听,我好好地,哪来的疯病。”黄贵嘿嘿笑,吃蜜一样,颠前几步,还想同沈荷多说几句话,却一下撞上齐映的胸膛。抬起头,俊俏书生在用眼神警告着他,黄贵一怕,停住脚。

沈荷对周嬷嬷耳语几句,周嬷嬷点头,扬声道:“你这混账,打得梅娘身上没有好肉,还说不疯。”

黄贵色迷心窍,一改嘴脸:“您误会,我那是吃醉酒,人糊涂,东西南北分不清,所以打了她几下。”

周嬷嬷再次传达沈荷的话:“泼皮,少扯谎。糊涂了还知道鞭子打在衣衫盖得住的地方,糊涂了怎么不寻男人比一场,反到屋里对着不会还手的媳妇下毒手。你没糊涂,你清醒得很。”

被戳破,黄贵整个人都懵了,招架不住。

大嫂看他不中用,忙帮一嘴:“真糊涂假糊涂,那是我们黄家的事。你收去违契钱,我们家的事,轮不到外人插嘴。”

“还愣着?抬人呀!”

黄家老婶子吆喝一声,黄贵兄弟们个个顿时醒过来,忙扛起捆在长扁担上的梅娘,抬猪似地把人抬着走。

倒有这样不讲理,欺负媳妇的人家。周嬷嬷要追出去,黄家人堵住院门口,半坡村的妇人也拦住周嬷嬷和齐映,说得还是早上那些话。

梅娘吊在半空,手脚挣扎几下,无济于事。黄家兄弟更不管她哭求,眼看行到末路,梅娘面如死灰。黄家大嫂趁人不注意,把布团重新塞回梅娘的嘴里,她的求救,成了听不清楚的呜咽。

沈荷冷冷斜睨着从视线中穿过的那群人,慢慢团紧双手。

最新小说: 宋少,夫人今天有点怪苏婉玉宋纪淮 刁蛮战王妃宁昭男墨绝尘 噬天龙帝姜天叶无雪 武道剑修林辰薛灵韵 舒盼顾绍霆 猛男诞罗军丁涵林倩倩宋妍儿 天骄战王方寻沈轻舞 宋浩天曹嫣然 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季燃洛醉 不灭雷帝紫宸苏梦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