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清风(1 / 2)

“县丞大人,齐映在此。”齐映低头一笑,绕到门前,一揖。

吓得李县丞一蹦老高,定睛看,还真是齐映,从地里冒出来一样。此等人物仪容庄重,身姿秀颀,颇有当世俊彦的风度。男人之间也有比美的心,李县丞看他,怒火妒火一起蹭蹭烧起。

指着齐映鼻子,高傲昂起下颚:“你给我在这等着,我立刻禀告大老爷。”

齐映不动容,仅是微微点头。

“跟我玩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是吗,好,我让你瞧瞧真正的泰山。”李县丞一挥衣摆,颠着去找曹县令,心急之下被门槛绊到,一个踉跄,站是站稳了,顶上一块巴掌大的木头掉下来,正中他脑门。

李县丞惨叫一声,想起背后站着的人,踢开木头,忙往曹县令官舍跑。

州县地方,大多都是官廨,官舍为一体,县令住在本县衙门配备的官舍中。要找曹县令,跑几步就是了,难为他跑得像有狮子在追。

“齐相公,快走吧。你誊录的状纸被他递给曹大人,大人看到你写的那几句话呀……”小衙役伸出俩手指头,一翻,“两条眉毛快打成死结。哎,有我和李哥在,能帮你顶住一阵。你再不走,一会儿走不了了。”

张三是受过齐映点拨的,抬腿朝着他兄弟的粗腚就是一下,得意笑了:“有没有脑子,蠢!曹大老爷要抓齐兄弟,还要等到现在?”

小衙役哎哟叫着,捂住屁股,生生一通瞎琢磨。张三把齐映的话复述一遍,绘声绘色分析给小衙役听,听得小衙役是连连点头。

没多久,一声刻意咳嗽响起。李县丞真请来曹县令,还得意地跑来几步,挺直腰杆,呵斥道:“齐映,见到县令大人还不下跪!”

曹县令在长廊尽头站着,两鬓已白,年近五十,却精神矍铄。着一身洗旧但整洁的便服,眯着眼,锐利的目光向齐映刺来,用一种深究的眼神打量几步外的这位小后生。雅如修竹,品貌端正。若是早个十年,或许,自己会收下齐映,作为门生。

张三道:“禀大人,齐相公有功名在身,是个秀才,照理说,不用下跪。”

“混账,哪有你说话的份,滚一边去。”李县丞呵道。

“还是个生员,哈哈。”曹县令爽然一笑,徐徐抬起手,枯瘦手上指节明显,“‘官役下乡,取之百姓,所到处,鸡犬皆空,无异盗贼。’此言,出自你笔下?”

“是。”齐映郑重一揖。

“可是你亲眼所见哪。”曹县令又问。

“这些并非草民亲眼所见。”齐映如实答。

曹县令颔首,表示出感兴趣的样子:“既非你亲眼所见,何出此言?”

“虽非亲眼所见,却是亲耳所闻。”齐映扬高声音,“两位乡民递上状纸当日,县丞大人怪责乡民言语粗鲁,措辞不当,命他们把苦楚一一说明,由人重拟状纸。上诉情形,出自乡民口中。草民誊录时,见有遗漏,所以补上。”

“这么说,你很无辜。”曹县令道。

齐映摇头:“因无罪而获罪,方是无辜,草民安然无事,算不得‘无辜’。草民出生寒苦,稼穑之艰难,不敢忘怀。其情,来自肺腑,乡民述之状纸,需上陈公堂。”

“一派胡言!”李县丞跟着提高声调,“乡间小民好讼刁钻,一不得气就来告官。今天说抹黑这个,明天抹黑那个,你会勘案不成,不是亲眼所见,怎么知道不是他们撒谎诬陷,实在有辱老爷清听!”

曹县令凝看齐映,也在等他的答案。

齐映道:“草民不会鞫勘,能做的,唯有如实上陈,请县令大人明断。”

最新小说: 我成了霸总亲闺女苏萝霍廷衍 蓝妖妖夜绝影 封少,夫人马甲又掉了云曦封辞 绝世萌妃不能惹蓝妖妖夜绝影 骆风棠杨若晴 纪南珂厉莫寒陆霁北 慕雅静郁少谦 施落卫琮曦 锦绣农女种田忙杨若晴骆风棠 重生系列回到明朝当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