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书信(1 / 2)

周嬷嬷去过冯府一趟,原来舅老爷乘船前往江淮一带收买粳稻,一来一回,至少两个月。

为沈荷,周嬷嬷只好硬着头皮求见魏氏,哪知魏氏避而不见,她还受到魏氏院中下人诸多冷言嘲讽。

前去住所取些钱物又被魏氏的亲信们驱赶出来,吵囔着是人赃并获要去告官,完全把她当成盗贼对待。

周嬷嬷委屈得老泪纵横,当场跟她们分辨。分明是沈家夫人留下的首饰,分明是沈家姑娘的东西,怎么成了偷?自己要是贼,当初沈夫人带进冯府恁多家财,又被哪个贼偷了去?

此言一出,冯府下人们当场对周嬷嬷群起而攻之,骂她倚老卖老,诋毁冯老爷跟冯夫人,几个人连推带拽把周嬷嬷赶出去。

回到半坡村,周嬷嬷把所受的委屈全咽进肚里,只字不提字。沈荷问她去了哪里,周嬷嬷拿出一包荔枝好郎君,解释是进城买果脯。

沈荷见周嬷嬷风尘仆仆,双眼红肿,发生什么不言而喻。

这夜,周嬷嬷一人在屋中烧草驱蚊。

沈荷倒了碗乡酒,提着黄澄澄的灯笼,寻个僻静处坐着,手肘倚在栏杆上,支着额,静静等着酒中米粒浮上来。

齐映外出归来拜见姨母,见沈荷不在屋内,顾不上用饭便四处寻她。短短几步,一时怪风大,一时怪夜黑,等见到沈荷,他又放慢步子,由衷感到这个比冯府小上数倍的宅子并非一无是处。

篦过头的沈荷垂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束发红绸随着发丝在风中飘舞。借着灯光看,宛如浓墨一笔绘成的,那么隐晦隽永,虚幻不真。

她察觉到有人来,抬起头,明眸半睐,面有绯红,分不清是困意还是醉意,病态里带着妩媚,不像前些日子那样苍白,真是可怜可爱。

看得齐映耳烫,旋即挪开视线。

“齐映哥哥。”沈荷对他招手,一脸认真:“你来帮我数碗中浮蛆,我数了好几回,一会儿是八只,一会儿是十只,方才那遍,又多出五只。”

齐映微笑,她是真醉了,醉得肯与他说话了,醉得像小时候那样唤他作哥哥。

沈荷奇道:“何事惹你发笑?”

齐映摇头,道无事,走到碗前看一眼,态度恭敬地告诉她:“共是八只,小姐没有数错。”

沈荷还在琢磨方才的笑,敛眉道:“你是不是在笑我?”

“齐映不敢。”

齐映确实不敢,不敢再次提醒沈荷,自己是下人,身份卑微,当不起小姐一声‘哥哥’。可是,心底的愉悦骗不了人。即使忍得住嘴边的笑意,也会浮现在眼角眉梢。

沈荷不再争辩,揉揉眼,看夜空上的月。

在她看来,隐藏在树后的月亮像被杂乱枯枝切割成好几份。秋月是亮的,冷的,闪着光。

对了,萤虫也会发光。

从前,齐映为她做过一盏萤虫灯笼,四面封桃花纸,用绣花针扎出小窟窿,萤虫在里头不至于闷死。此法并不奏效,隔日萤虫死光了。

最新小说: 重生系列回到明朝当皇帝 慕雅静郁少谦 纪南珂厉莫寒陆霁北 绝世萌妃不能惹蓝妖妖夜绝影 施落卫琮曦 封少,夫人马甲又掉了云曦封辞 我成了霸总亲闺女苏萝霍廷衍 骆风棠杨若晴 锦绣农女种田忙杨若晴骆风棠 蓝妖妖夜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