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云梦1(1 / 2)

之后几个月,倒也相安无事。至于那人工造魔的幕后黑手,竟也销声匿迹了一般,在双面魔被除后就没了动静。

王承泽伤势彻底痊愈后,也照常地频繁外出。王承欢十次回去有八次见不到他,还有两次碰巧遇上他正好要出门,打了个照面便离开。

一切似乎又归于平静,大家终于能好好过个年。可过年时王承泽居然又出了门!

王承欢抱怨:“我哥哥怎么成天不在家?他虽然以前也挺忙,可也没这么忙。不像大哥哥,在家的时间还比他多些。”

谢知遥道:“说起来,也好久没见到承泽了。”

王承欢低头皱眉:“总是这样,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

谢知远握了握她的手:“我陪你。”

谢知遥嘴角带笑,垂下眼帘,替他们倒了茶。

姑苏山上的冬雪积了厚厚一层,不像华亭地势低,雪刚飘落便化成了泥。脚踩在上面只觉阴冷刺骨,冻得人脚趾都要僵住。东山上的雪洁白无暇,踩上去有嘎吱嘎吱的声音,王承欢最爱穿着皮靴在上面跑,跑几步再回头看看自己的足迹,兴致来了还会在雪地离打个滚。谢知远从小便守护在她身边,看着她撒欢。小时候爱板着个脸,一副苦大仇深忧国忧民的样子,现在长大了倒是经常眼角带笑,还会陪王承欢打个雪仗。

玩雪的时候不感觉冷,玩得浑身发热,回去才发现手有些冻伤了,用热水洗的时候微微刺痛,有些红肿。本来王承欢也没当回事的,倒是谢知远一脸紧张,找来了药膏,细细涂了,还告诫她以后玩雪一定要戴手套。

王承欢刚要表示不满,突然感应到身上的传信符有动静,拿出一看,是王承泽来信,说在云梦泽找到父母曾经的踪迹。

“原来哥哥这么忙,是在调查这件事。”

谢知远道:“什么时候去?”

他不问去不去,而是直接问什么时候去。

王承欢道:“家里反正没事,我们早些去吧。”

收拾了东西,向谢知遥道了别,两人御剑去了云梦泽。

云梦泽多水湿润,夏天炎热,冬天比别处更寒冷刺骨。王承欢从来没在冬日进云梦,不知那里的厉害,只觉得那寒风吹到了骨头缝里。而且这种冷,光多穿衣服根本没用,抗冻只能靠火力壮,碰巧她又是个没火力的,只能用一丝灵力走遍全身,才稍微感觉好些。

谢知远看她嘴唇都冻到发紫,手也冰凉,心知她是有点吃不消了。找了个干燥的背风处,捡了些树枝,燃起一堆火。自己坐在篝火前,一手托着她的背,让她横靠在自己身上。

一般修士修为越高,越是不畏寒。像王承欢这般怕热又怕冷,灵力却高强的体质确实不多见,比起平常体质强健的人来,竟然还差些。

王承欢左边是篝火,右边贴着谢知远温热的胸膛,感觉舒服无比。加上刚才又被冻了一下,寒意上来,抵不过沉沉睡意,小睡了一会儿。

睡梦间,仿佛见到了爹娘在前面走,看着速度不快,距离却越拉越远。小承欢在后面追,追不上了就喊,喊了两声自己惊醒了。

谢知远还是维持了原来的姿势没怎么变过。正低头看着她,她一抬头,差点撞上谢知远的下巴。明明是个男人,下巴长这么尖干嘛。想到此处,突然动嘴咬了上去。

谢知远受了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不知所措。

王承欢看他呆呆的样子,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在嘴唇上啄了一口,开口道:“我好多了。”

谢知远喉结滚了一下,知道这场合不对,紧紧抱了一下,便不再有进一步动作。

王承欢却像偷鱼得逞的猫儿,眼神中透着狡黠。

王承欢道:“我们还是去找我哥吧,他后来也没信,不知道有没有危险。”

谢知远放开她,自己也站起,理了理衣袍,活动了下被压麻的腿脚,再帮王承欢也整理了一下。

最新小说: 带着外挂去修真 风犬少年的天空结局改写 农女柳月牙 重生之病娇守护计划 我当导游的那几年 九字剑经 为爱入城 从天降开始的征途 我的明星男友耶 重生之桑榆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