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墨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小文豪 > 第五十章 小轩窗,正梳妆

第五十章 小轩窗,正梳妆(1 / 2)

接下来的日子里,苏辂每日读读书,拿好吃的去偶遇偶遇张家小娘子,偶尔还被苏轼他们拉着去请教范百福等人,过得十分充实。

转眼苏辂三兄弟已到成都府两月有余,眼看中秋将至,正是阖家团圆的时候。

苏轼想到离家多时,不曾回去见妻子,便向张方平提出回家一趟,过完中秋再回来。

张方平自是允了。

三兄弟租了牛车,辘辘地返回眉山。

入秋后,眉山遍地的荷花都成了枯荷,秋藕倒是正当时,芸娘途中看到挖藕的藕农,还见猎心喜地让金刚去买了一些。

苏轼和苏辙从小生在眉山、长在眉山,藕对他们来说已经不新鲜了,不过芸娘连莲房都能拿来做菜,做起藕来肯定也有一手,他们心里都挺期待。

许久不见新婚燕尔的妻子,苏轼归心似箭,竟忘了遣人往家里报个信。还是出来采买的小丫鬟偶然瞥见坐在牛车上的兄弟三人,才急匆匆地跑回去给王弗报信。

程氏身体不好,苏三娘又是嫁而复归的女儿,家中事务自然是王弗来操持。

王弗知道丈夫马上要回来了,心中既高兴又嗔怒。

高兴的是很快就能见到丈夫了,嗔怒的是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她现在连去换身衣裳都来不及了。王弗匆匆跟程氏说了一声,从程氏屋中离开,回房重新梳妆去。

程氏见王弗脚步急切地小跑离开,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儿女之间的情意,每次看到都叫人开心。

苏轼与苏辙回到家,自是先去拜见程氏和苏洵。不过苏洵又外出访友去了,所以他们只见到了母亲与姐姐。

程氏知道王弗在等着苏轼,也不多留他们,只询问了几句他们在成都府的事便让他们回去擦把脸歇一歇。

苏涣去了任地,苏辂回去自己的院子里也见不着,程氏便把他留下说话。

苏轼兄弟俩出了程氏的屋子。

苏轼从窗外瞧见自家母亲与姐姐都亲厚地拉着苏辂说话,忍不住和苏辙嘀咕:“瞧这架势,不知道的人会以为辂弟才是娘亲生的。”

苏辙说道:“辂弟父母不在身边,娘多关心些是应该的。”别说程氏了,就是平时他们也很留心这个堂弟,免得他思念去了利州的双亲。

苏轼与苏辙一路聊着,等走到自家院子外倒是顿住脚步,有些踟蹰。

“哥你怎么不进去?”苏辙问。

“我们前几天买书把银钱用完了,也没给你嫂子买点东西。”苏轼到了院门外才想起这一出。都说小别胜新婚,如今一别两个月,马上就要见面了,他还真有娶妻当日的忐忑。

苏辙说道:“你给嫂子买东西,嫂子也未必会高兴,不如把你写的新词念给嫂子听听。”他可是看过的,他哥在成都府时便对月怀家,写的新词既能说是思念家乡,也能说是思念妻子,直接当成礼物送出去不就成了。

苏轼一听,觉得这主意好,这才打发走苏辙走进自家小院。

才踏入院中,他便见到王弗正临窗而坐,对镜梳妆。隔着窗棂,他只能看到她轻轻地为自己描着眉,动作十分小心。他怕她把眉画坏了,没有惊扰,只傻乎乎地站在院中看着她仔细把姣好的眉眼描画个遍。

王弗还是竟身边的婢子提醒,才注意到苏轼在外头站了半天。

王弗面上一红,忙起身走到院中,抓住苏轼被毛笔磨出薄茧的手,语带几分责怪和关心:“入秋后天气凉,你怎么傻站在外头?要是冻病了,不知要耽误多少天。”

苏轼傻乎乎地由着妻子把自己牵进屋。

到了屋里,他才说:“家里辛苦你了。”

她过了年也才十七岁,正是花儿一样的年纪,嫁给他后却要操持家中诸事。

王弗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抬头朝他浅笑:“本就该是我做的事,哪里能说辛苦?”

夫妻俩许久不见必然有许多话要说,伺候的人都自发地退了出去。

苏辂哄完自家三婶与堂姐,还是回到了自己一家人住的院子里。他背着小手立在中庭,看着院子里落叶萧萧的树木,顿时灵感直迸,转头对小翠说:“帮我铺纸研墨,我要给爹娘和哥哥们写信!”

最新小说: 苍云途 诸天综漫之人族崛起 海军枭雄 柯南之总有人想谋害我 唐朝好太子 我来自海贼 万界从总裁开始 病娇大佬是绿茶 长乐公主对我摊牌了 千叶咸鱼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