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墨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小文豪 > 第二十三章 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第二十三章 孰轻孰重,一目了然!(1 / 2)

天刚亮。

薄薄的朝晖映照大地。

又是天清气朗的一天,清晨算是一天里头比较凉快的时候。

苏辂在榻上翻了个身,听到了外面传来朗朗读书声。他把被子拉过头顶,试图掩盖住外面的声音。

可惜被子不怎么隔音。

苏辂睡眼惺忪地坐起来,头发松散地披在肩上。

小翠听到动静,没有试图让苏辂下床,而是直接就着床榻给苏辂打理着他那头乌黑浓密的头发。

古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能轻易毁伤,男的一般也能留个长发及腰,苏辂现在还好,他才七岁,属于总角之年,头发还不算太长。

所谓的总角之年,就是头上扎两个揪揪,跟哪吒差不多。不过就苏辂看到的来说,这年头街上那些小孩的发型还是比较随意的,有长有短,有像他这样乌黑浓密的,也有剃得只剩脑门那一撮的。

小孩子之间还有种最炫酷的发型,叫“满头吉”,吉同髻,顾名思义,就是扎他个满头小揪揪!

这发型构思之巧妙,造型之骚包,足见古代人就很时髦。

后世那些扎个满头小辫的小年轻,都是在捡老祖宗玩剩的!

最令苏辂舒坦的,当然是小孩子在夏天甚至还拥有穿背心的权利,短袖什么的也是有的,甚至还可以肚兜配背搭,再豪放点,裤子都不用穿,光着屁股蛋子就可以满街跑。

可惜今年苏辂已经七岁了,他要出门时衣着上得稍微正式一点,再也不能一整个夏天穿个背心裤衩人字拖,跨时空当个浑身上下都透着咸鱼味的广东包租公了。

岁月就是这么无情,磨人棱角,移人心志,逐渐把每个人都变得千篇一律、面目模糊。

以后他要是当官了,甚至还得天天穿工装上班,也不知有几套可以替换,要是休沐那天正好碰上阴雨天没晾干怎么办?

一想到当官那么麻烦,苏辂就想直接退休。

退休金少一点也没关系的,他吃得又不多!

苏辂糊里糊涂地感慨了一通,脸上就被温热的毛巾捂了上来。他洗过脸后就清醒了,自己把牙刷了,溜达出房门一看,立刻看见扰他清梦的罪魁祸首:苏轼、苏辙、张恕。

苏辙最先看见苏辂,放下手里的书招呼道:“辂弟你可算醒了,我们早课都快上完了。”他们的早课就是凑一起读书,虽然读的不是同一本,一早上读下来却各不干扰,谁都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应。

苏辂这段时间和苏轼他们相处多了,才发现大佬们少年时期也很努力,该看书看书,该背诵背诵,顶多只是记忆力比别人优秀那么一咪咪。

对于这种天赋贼高还特别努力的大佬,苏辂一直都敬佩有加,并悄悄挪远一些。

苏辂正儿八经地为自己每天睡懒觉这件事辩解:“我还小,要多睡点才能长高。书没读好,以后可以补上;这几年不好好长高,以后可就长不了。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苏辙听了觉得很有道理,竟不知从何反驳起。

苏辂想到苏辙比苏轼小四岁,今年也不过十五岁,立刻对苏辙谆谆劝导:“堂兄你也还能长高,平时多睡点啊,我们不着急,功名总会有的,长个儿更要紧!”

苏辙摇摇头,说道:“考功名哪有那么容易?到时我们可是和举国学子一起参加科考,想要脱颖而出不抓紧些哪行?”

他们兄弟俩都对自己有信心,但这份信心是建立在足够努力的情况下的,要是懒懒散散应付了事还想高中,完全是痴人说梦!连他兄长这个从小生性跳脱的人,决定过两年参加科考后都开始收心了。

苏辂虽知道苏轼和苏辙肯定能高中,却也没再劝。

万一他这只蝴蝶扇扇翅膀,把他们兄弟俩的进士给扇没了,罪过可就大了!

苏辂说道:“该用早饭了,我们一起去吃点,吃完我得出门去。”

苏轼埋首攻读两天,已觉有些苦闷,闻言不由追问:“你要上哪去?”

最新小说: 我从火影开始成为百鬼之主 冷酷秦侯别跑 火影从鸣人开始的次元聊天群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 柯南之总有人想谋害我 千叶咸鱼传说 这岛国的画风太中二了 帝国从城镇中心开始 我在全职法师世界想要稳健发育 纵横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