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墨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小文豪 > 第十八章 离我远一点

第十八章 离我远一点(1 / 2)

张方平原本只打算教教苏轼和苏辙兄弟俩,苏辂就当是请来给女儿当玩伴的。

结果前天苏辂几人离开后,张方平看到女儿拿着的《见微录》。

张方平认出那是苏涣的笔迹,想把它要来看看,女儿却没给,说她还没看。

新买的书,肯定要自己先看,就算是父亲也不能让!

谁都没法从爱书之人手里拿走她没看的书!

张方平只得差人去另买一本回来。

本来他也以为这书是苏涣代笔,给苏辂立个神童名头用的,内容应该乏善可陈,不想一看之下竟发现书中观点新颖别致,粗看只觉荒唐怪诞、闻所未闻,偏偏仔细比对平时遇到的事,竟觉得一桩桩、一件件都能对上,若是能熟读其中要理,不仅于审案断案用处极大,于待人接物方面也大有裨益!

不愧为《见微录》,以小窥大、见微知著!

这两日张方平认真研读、反复揣摩,早把短短一本《见微录》吃透了,还叫人订购了一批,给衙门里管刑狱这块的人人手发了一本,让他们拿回去好好看看。

张方平觉得不管这书是苏涣写的还是苏辂写的,既然苏涣敢把他扣在苏辂头上,这小子至少得有点水平,要不别人当面一考校可不就露馅了?

是以张方平觉得改改对苏辂的定位,把他从“女儿玩伴”挪到“人才培养计划”之中。

任地上出个神童,对他这个一把手来说就是实打实的政绩。要是地方上连出三个天才,完全可以写折子吹一把:近年才子神童频出,足见官家贤明直追三皇五帝!

当然,张方平是不屑干这种溜须拍马的事情的。

张方平性格比较直。

早些年张方平是当谏官的,任职期间积极上书喷人。

可惜大多没被采纳。

庆历新政那时期,他与欧阳修一起被范公选为左右臂膀,全程积极参与讨论,动不动就提几千字意见。

虽然也没被采用几条。

后来庆历新政不了了之,范仲淹、欧阳修他们接连被贬黜,张方平这个钉子扎在朝中继续勤勤恳恳地护着新政最后一点余火。

然而当时朝中只剩下守旧派,那点奄奄一息的小火苗很快被掐灭了,张方平也被找个由头重贬外放,接棒欧阳修去当滁州知州。

没错,当时欧阳修刚写完“环滁皆山也”没多久。

就那么个小地方,欧阳修才走又把张方平打发去,不得不说文官党争时搞起人心态来很有一套。

张方平心态就差点崩了,要不是官家半年后想起他来,把他调去江宁府,升职加薪好生安抚了一通,他现在已经跟他爹一样从此醉心佛理、不理世事。

总的来说,他是个没有感情的议论文写手,擅长针砭时弊、重拳出击,没有进修过《说话的艺术》《怎么说服人》等等言语艺术课程。

要张方平说好听的话,他不会说。

他觉得苏洵和苏家这三兄弟都是好苗子,已经决定回头就跟欧阳修他们写信推荐一下,好把任地上的人才举荐到朝廷去。

正思量着,张方平不知不觉已走回后衙。

苏轼最先看见张方平的归来,立刻领着两个弟弟上前见礼。

张方平和气地招呼他们坐下,目光在兄弟三人脸上扫了一圈,最后落在苏辂脸上。

这小子不过七岁,一双眼睛乌溜溜的,天生透着股聪明劲。

昨日苏涣派人送信过来,说儿子还小不懂事,若是闹腾出什么事来他只管好好教训。

目前看来,这小孩还算乖巧,看着不是什么爱胡闹的,就是听说他带了两大箱东西,甚至还自己带了个厨娘了。要张方平说,这小孩要是不懂事肯定就是家里惯的。

苏辂总觉得张方平看自己的目光不太对。

看得他心里毛毛的。

苏辂决定主动出击:“张叔,怎么不见妹妹?”

最新小说: 海军枭雄 万界从总裁开始 唐朝好太子 长乐公主对我摊牌了 诸天综漫之人族崛起 柯南之总有人想谋害我 千叶咸鱼传说 病娇大佬是绿茶 苍云途 我来自海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