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墨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小文豪 > 第六章 闹翻了

第六章 闹翻了(1 / 2)

夜里苏辂琢磨了一下,春宵一刻值千金这种骚得浑然天成的句子,他记忆里只有三个人写得出来,一个是唐朝的诗仙太白,一个是他堂哥苏轼本人,一个是明朝的唐伯虎。

既然他那十分靠谱的金手指把答案给墙了,完全可以反推出结果:这句诗的作者,不是李白也不是唐伯虎,而是他堂哥苏轼!

苏辂很是惆怅。

看来这个世界的子孙后代们从此少了一首脍炙人口的好诗,再也说不出“春宵一刻值千金”这么骚的诗句了,他罪过大了!

苏辂内心惭愧无比。

他忏悔三秒,转了个身,很快就睡着了,甚至还打起了小呼噜。

接下来几天日子过得风平浪静,认亲回门之类的事和苏辂没什么关系,苏涣又忙着探亲访友,没空理会平时最喜欢作妖的小儿子,苏辂就无拘无束地到处撒欢。

一天到晚跑得不见人影。

苏辂正在干一件大事。

午后,程家。

这几天苏三娘过得还算不错,她刚回了趟娘家,感觉又可以面对接下来的生活了。

这个时代嫁女很重视嫁妆,程家又是当地巨富,家里为了让她嫁给表哥掏了家里大半积蓄。她在婆家虽然收了不少委屈,还是觉得该隐忍下去,不能让家里人再为自己操心。

苏程两家本就是姻亲关系,她母亲就是程家人;要是因为她的原因让母亲难做,那就是她的罪过了。

这天丈夫又出去鬼混了,苏三娘心里松了口气。

她宁愿丈夫出去鬼混,也不希望丈夫回来。她丈夫只要喝点酒,脾气就特别糟糕,平时动辄打人,她要是上去劝,她自己也会遭殃;她要是不上去劝,说不准人就要被打死了。

真要出了人命,谁能讨了好去?

一想到丈夫,苏三娘心里就郁结不已。她做了一会针线活,心里还是不安宁,起身走出院子透透气。

她在院中站了一会,肌肤一片冰凉,却不觉得冷。

她仿佛已经感知不到寒冷,也感知不到疼痛。

有时候甚至会想,要是就这么死掉也挺好,她要是死了,一切就结束了,这一切与她再也没有任何关系,她不用再在回娘家的时候强颜欢笑哄母亲开心。

即便给自己找再多忍受下去的理由,这样的日子还是太难熬了。

年轻貌美的少-妇仰头望着广阔无垠的天空,泪水无声无息地从脸颊上滑落。

咚。

一颗裹着张纸的石头砸在她脚边。

苏三娘一愣,抬眸望去,只见苏辂趴在院墙上,笑嘻嘻地朝她招手。

苏辂打完招呼,指了指地上的石子,比划了一个展开的手势。

他搞完这一系列动作,毫不留恋地从院墙上消失。

要不是石子还安安静静地躺在脚边,苏三娘都以为自己刚才眼花了。

苏三娘擦掉脸颊上的泪,捡起地上的信,倚着栏杆展开来看。

上面列着一串名字。

苏三娘曾跟着母亲读过书,不能说博览群书,字还是认得的,却不知这些名字是什么意思。

堂弟为什么要给她这样一份名单?

苏三娘拿着名单翻来覆去地看,终于看出点门道来:这些人看起来都是女人,而且从后面跟着的称谓来看很多还当上了太后或者诰命夫人。

更多的,她就不知道了。

她没读过史书,不太了解这些曾经在正史或野史中留下过痕迹的奇女子。

第二天苏辂又来了,苏辂又给她砸下来一张纸,准头依然很好,不偏不倚地落在她脚边。

苏三娘还没来得及劝他别爬那么高,苏辂又跑没影了。

苏三娘展开那张写满人物生平的纸张,整个人顿住了。

原来这些奇女子的共通点很简单,她们都离开了前一任丈夫,再嫁给了更好的人,从此幸福顺遂地过完一生。

最新小说: 柯南之总有人想谋害我 火影从鸣人开始的次元聊天群 这岛国的画风太中二了 帝国从城镇中心开始 冷酷秦侯别跑 纵横宋末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 千叶咸鱼传说 我在全职法师世界想要稳健发育 我从火影开始成为百鬼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