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1 / 1)

咸之莲几乎是屋外哭声一响幻境罩下的同时就靠近了潘玄道的随从,行动敏捷目标鲜明,丝毫没有被幻觉影响的意思。织焰本来是救牧明耀心切,来不及思考只能立刻出声警示,但她提示后却看到了咸之莲行云流水的杀人,也看到了他目光转过来准确的投在自己身上。织焰心里暗道糟糕,怕是自己不经意间看到了不该看的事。咸之莲却没有给织焰太多的思考空间,直接从房梁下用剑挑起一个吊着的尸鬼,反手就冲织焰脸上掷来。

元婴和凝气的差距有多大?尤其是咸之莲是天下第一宗掌门的养子,身处序列之尊;而织焰刚刚开灵,修炼不过一个月。哪怕是咸之莲没有亲自动手,但此处随便拎出的一个鬼怪都能让织焰重新投胎。织焰双目充血看着黑暗里一个浑身上下布满尸斑翻着眼白的尸鬼朝自己身上飞速撞来,她一边大声叫着“救命”一边蹲下身握住小木剑以前生今世最使劲的力气运转天阳道法护住头和小腹处的灵府。接着那具尸鬼狠狠的撞在她身上,直把她撞的跪倒在房梁上,无穷无尽的头发狠狠的刺穿了她的小腹。她运转灵力太过,身上的血管都节节爆开,使得本来美艳的她浑身上下流满了微微闪着天阳灵光的血。而咸之莲看到她的血后,目光流转,竟于瞬间打出一道灵力防护在她身上。

牧明耀先是听到一声凄厉的师兄,接着就是明显不同于杀鬼而是刺入血肉的沉闷声音,他怒喝一声,用坠云在手掌处用力划下,接着将喷涌而出的鲜血在坠云剑身上抹过,坠云铮鸣一声跃入半空向四周发射出无数道青色剑光,瞬间将周边围过来挤成一团的纸人和吊死鬼绞成粉碎,屋外的哭声戛然而止,牧明耀也脸色苍白吐出一口血,他不甚在意的抹了下嘴重新握住坠云,一剑斩下紧紧箍着织焰后背上的尸鬼手脚,坠云吐露耀眼的青色光芒那尸鬼已被绞杀的只剩点点烂肉。潘玄道和闵熙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战机,他们随手灭掉几个半死不活的漏网之鱼,一个向怪偶一个向伊思思杀去。牧明耀撑住坠云蹲下看着织焰,咸之莲在他另一边也蹲下低头看着织焰的伤口。

织焰此时浑身是血,她半坐半靠在房梁之上身体因为用力过猛而微微痉挛,腹部的血肉狰狞的翻着,有粗黑的头发茬断在血肉里。此时她看到咸之莲靠近,不禁更有些发抖。牧明耀面色苍白,身上气息十分萎靡已然从元婴掉到了金丹后期,他看到织焰身上咸之莲的灵气气息后叹道:“多亏你的灵力略挡了一下,不然恐怕我这师妹性命难保了。”咸之莲微微一笑:“无妨,你倒是为了她一点也不心疼修为。”牧明耀蹙眉看着她的伤口道:“我以为是心境历练对她有益才一时兴起带她来的,这本来就是我的错,她出了事我更于心难安。”咸之莲耸耸肩:“这里只有我还略通医术,我就先处理一下她的伤口了。

织焰知道没有咸之莲出手挡那一下自己绝对活不下来,可狠辣出手想置人于死地的也是他,她是真的不想让咸之莲靠近她一分一毫,但现在的情况她也能看明白,这几位序列或许彼此有争斗但从根本上似乎并没有怀疑过咸之莲,而她目前和牧眀耀的关系还远远达不到前世的地步,所以不敢出言揭穿咸之莲:说随从,他的随从最先死;说他想杀自己,他不出手自己根本活不到现在。这种情况下妄自开口只怕他们根本不会相信自己。织焰心头为难,不自觉的看着牧眀耀,但牧眀耀只道她还小在鬼门关前走过一趟心里害怕,所以他只是轻轻拍着她的头柔声安慰她,咸之莲轻嗤一声拿出了灵丹。

就在此时潘玄道和闵熙返回了房梁上对他们点点头,潘玄道率先开口道:“那木偶被抓住就自尽了。我检查它身上时发现上面的刀痕刻着很多类似王大夫人之犬的侮辱话语。”闵熙也微微摇头道:“伊思思直到死也没有再说话,不过刚才倒看到有个木牌写着乙戍,我猜这或许有可能是此处的房间号。如果是门牌号,那神龛一定供奉在甲字号房内。”

潘玄道简单问过织焰状态后站起身道:“如果真是房间号必须还得继续往前探查。闵熙和我一起走,之莲就暂时先给这位师妹疗伤吧,明耀我见你用了九玄灵剑解体法掉了一个大境界,你还方便走吗?”牧明耀颌首:“无妨,你们两人去太危险了。”几位序列打定主意,牧明耀正准备起身,织焰却虚弱的拉住他的衣角。他垂眸看到织焰盈着泪的双眼,接着俯身下去似乎抱住了织焰。

织焰本来看到他们要单独留下她和咸之莲,紧张又绝望的想豁出去将一切告诉牧明耀,但他却俯身看似抱住她,其实只是撑在她身体两侧用极轻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只有你们两个他才不会对你动手,在明面上他是不会戕害同门的。”接着他抬起身温和道:“我们探查到大概的情况就回来找你们。”织焰震惊的看着他冲自己眨了眨眼睛,接着和另外两人一起跃上了房顶。

此地只剩两个人,空气中只有织焰紧张的呼吸声,咸之莲沉默片刻不禁轻笑道:“不必如此紧张。我不会再杀你了。”他将灵丹放进织焰口中看着她顿了一下乖乖的含进去满意道:“你真的很聪明,什么也没说。其实告诉你也无妨,”他取出一个小匣子继续道:“其实这次来我就没想让你们这些随从回去,至于几位序列师兄,如果能让他们再也不会我抢剑尊位置岂不是更妙?不过序列身死便成大事了,唉,若都如牧明耀这般有眼力见就好了。”他仿佛感慨又遗憾,将匣子打开取出三根长针用火烤了起来:“其实我本来不想杀你的,又漂亮又聪明又有天赋死了多可惜?不过我倒没想到你也不受幻术的影响,看到我杀人到时候乱说让潘玄道误会我怎么办?”织焰冷冷的看着他神情自若的继续道:“不过你倒比我想的还聪明,什么话也没乱说。”他笑了笑,对着长针吹了吹,接着一把将长针插入了织焰腹部狰狞的伤口之中话风一转道:“身为掌门养子,我倒是听说过很多一般人不知道的秘闻。比如之前鬼道的连屠六村,其实并不只是残忍的虐杀而是在找什么东西。”织焰忍受着长针在她腹部钻来钻去的疼痛,看着咸之莲看着他的眼神逐渐变得贪婪又狂热:“它们找的就是你吧,织焰。”

最新小说: 九十年代美好生活 空间在手养娃不愁 异能女王之系统他又醋了 我一剑一个渣渣 封神之大王今天精分了吗 我自横天一笑女 画春光 我在大佬的心尖上荡秋千 废后重生王爷心尖宠 我早就不当救世英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