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下)(1 / 2)

林思衣站在红线连着的刀刃中间,原本突然间闭上了双眼再一次睁开。

一双眼睛被红色和琉璃的白色各自占据了一边,但是眼睛里没有任何的思绪,却只留有着对于面前之人的漠视。

“三生之畔,千丝万缕,情之所系,怨之所终,死之所忆,生之所遇。

谁也逃不过万千命运!我凌驾于命运之上!”

男子手中的长剑割断了林思衣周身中的红线,但更多的是却被万千新的红线所包裹。

“若我全部破支之又如何?”

“只有真正跨越红尘之人,只有真正忘却情爱之人,只有真正脱离生死之人,只有真正远离离别之人,才可跳脱于我的红线之外,不知阁是哪一种人?

我红娘自问轮回后的我也同样跳脱不开,而你又当如何?”

男子的四方角落,四支夹杂着生死力量的箭支朝着最重要的那个人射过来。

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只留下那刺破空气穿透花瓣的箭支。

手中握着长剑单脚踩在一片花瓣上,旋转自身,拿手中的长剑挨个挡下了袭来的四支箭,只留下乒乒乓乓的声音。

就在他的下方,林思衣手中握着红色油纸伞,直接从他的身边冲天而上,出现在了他的上方后。

林思衣打开红色油纸伞,伞面的里面却是白色而,整把红色油纸伞的边缘都挂上了尖刃。

将手中的红色油纸伞伞柄一搓,使得它慢慢地飞上天空之后,便直接拔下了伞柄上的那柄非常细的细剑。

林思衣看着自己脚下的长剑就要穿透脚板,林思衣向着一侧翻身而过。

而红色油纸伞随着林思衣的意动,也开始逐渐自行攻击起面前的男子。

林思衣径直冲向男子挡下他手中的长剑,尽可能的绕过长剑进行攻击。

自身的剑身纤细,又很软,所以不能硬扛下如此刚硬的剑,林思衣没有握剑的另一只手,反手挡过了对方的另一只手臂。

而原本被林思衣流在周围的那堆带着刀刃的红线,随着林思衣的意思也同样不断的划过面前这人的身体周围,但是却每次都被他轻易躲开。

林思衣收回了自己的手,而后向前推进一掌,跟对方的那一掌,直接碰在一起。

但是。在对方被击退的时候,林思衣却被击飞,再一次砸在了树上。

林思衣这一次起来之后,嘴角便带上了一抹鲜血。

“红娘啊,你毕竟不是为战斗而生,衣衣,为什么明明如此相像的两个人?你偏偏却选择了他?”

林思衣看着面前的人紧紧握了一下自己的拳头,虽然不是为战斗而生,但是自己也没落到想别人来同情的地步。

“选择了就是选择了,没有什么要说的。”

林思衣擦了下自己嘴角的鲜血,而后手中握上一根红线,随着林思衣的动作,一片一片的刀刃被连接着红线甩飞出去。

林思衣径直消失在了那棵树的旁边,就在男子起身挡下飞来的那些刀刃的时候,林思衣的手摸上了对方的肩膀。

在两个人的脚底下凝聚着一片红白双色的曼珠沙华,黑色的死亡之息凝聚在林思衣的手掌,但是却被对方握住手腕后直接甩到了男人的前面。

虽然死亡之息进入了一点他的身体,使得他也不由得吐了口血之外,其它其实并没有大碍。

“衣衣啊,你怎么?那么可爱呢?”

男子靠近林思衣,就靠在林思衣的耳边,银白色的发丝同样勾芡在林思衣的发丝中间。

轻柔的声音夹杂着温热的气息在林思衣的耳边不由得让林思衣的耳垂有些发红。

“衣衣啊,若是我死了,他会怎么样,你到现在都不知道我跟他之间的关系吧!”

林思衣根本挣脱不开对方的钳制,而且看着对方面具下的那双眼睛里带着一抹林思衣看不懂的意味。

林思衣转头看向了自己这片世界的外面,而端木熙早已经将对方杀掉后,站在那里看着林思衣。

对于男子的靠近,她他没有在端木熙的脸上看到任何愤怒的表情。

“你看吧,其实他没有任何的感觉,因为对于他来说,我是可以在你身边存在的。

因为他杀不掉我,我也杀不掉他!

最新小说: 重生之桑榆未晚 风犬少年的天空结局改写 九字剑经 农女柳月牙 重生之病娇守护计划 郡主是只母老虎 带着外挂去修真 从天降开始的征途 为爱入城 我当导游的那几年